当前位置:鉛筆小說網>曆史軍事>如果賤婢想爬牆> 第61章 第 61 章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61章 第 61 章

豆娘帶著寶嫿去了另一個地方。

那個地方不如梅襄這個宅院繁華熱鬨,卻充滿了布衣百姓小家的溫馨。

推開院門進去,寶嫿便瞧見杏枝竟早一步到了這裡,在她們到之前,她已經先一步過來將屋子的門窗都打開來透風。

「太久沒有人住過了,裡麵什麼東西都沒有,也不知道遭沒遭過賊……」杏枝嘀嘀咕咕地。

豆娘笑說:「這裡本來就什麼都沒有,所以倒也不怕遭賊。」

這屋子太久沒有住過人了,杏枝一個人也收拾不來,寶嫿和豆娘便同她一起將屋裡屋外都整頓了一遍。

好在基本的家具和床都有,這小院雖然不大,卻也分前後院,後院長滿雜草,中間三間屋說大不大,說小不小,牆邊上還蓋了個小廚房。

可以說是麻雀雖小,五臟俱全。

最重要的是,豆娘最後還從床底一塊磚下搬出了一箱錢銀。

是以添置家具、被褥、碗勺、薪柴等等一些基本要用到的東西,光是周全地布置好這個家,陸陸續續都用了她們兩三天時日。

除了將家裡收拾乾淨,豆娘還在家裡磨了些豆子出來做了豆花,寶嫿和杏枝嘗了嘗,這豆花撒了料後鮮美異常。

除了豆花,豆娘還會做豆腐和豆漿以及其他一些麵點小食。

「母親這是要開個早點攤子嗎?」

晚上要歇下時,寶嫿才忍不住問豆娘。

豆娘料理了剩下的豆渣,才過來陪她,輕聲道:「母親在街上租好了一個攤位。」

寶嫿微微驚愕,「竟這麼快?」

她不免有些緊張,真要做買賣的話,她總覺得沒那麼簡單。

豆娘卻又說:「隻是這個攤位咱們隻租半年。」

「半年……」

寶嫿不解,「可若過了半年之後,咱們生意很好,豈不又要換地方了?」

豆娘笑說:「傻孩子,光賣豆花是發不了財的,母親隻是要用半年的時間,用最簡單的方法,在這個地方可以先有個著手之處。」

她這話卻好似並不打算要一直賣豆花,讓寶嫿對她竟愈發產生了好奇。

這些日子以來,豆娘就像是個寶藏一樣,不管寶嫿怎麼去挖掘都挖掘不完。

寶嫿唏噓道:「母親,你真是一點都沒有大病初愈的模樣。」

豆娘撫了撫她的頭發,「母親這樣是不是叫你同杏枝都很有安全感?」

寶嫿微微頷首,又忍不住往豆娘柔軟的懷裡靠去,「有母親在,天塌下來了,都不叫人心裡害怕了。」

豆娘將她輕輕抱住,語氣更是溫柔,「所以……寶嫿,很多事情其實並不需要去問得太多,自己去看,去聽,去觀察,有時候才不會讓人知道你到底藏了多少力量。」

「我其實也隻是個柔弱的女子,隻是我比旁人更加擅於觀察留意,去思考……」

「剛醒來的時候,我也很是茫然無措,但我並沒有叫你們看倒。」

寶嫿聽到這裡,忽然有些恍然,「所以那天早上,我醒來後,母親不在屋裡的原因是這個?」

豆娘點頭,目光慈愛地看著寶嫿,緩緩說道:「我是半夜裡醒來的,那時候你們都還睡得很沉……後來,我過去尋你的時候就已經下定決心要帶你離開了,如果那會兒不能表現的從容不迫,那麼在那廳裡哭的人就不是你爹了,是你母親我了。」

寶嫿微微出神,似乎有些明白她的意思。

早上豆娘天不亮就去了攤位上做準備。

寶嫿起得遲了些,她趕忙過去時,就瞧見豆娘的攤位上第一天竟然就有稀稀拉拉的客人在。

寶嫿過去打聽,才知道豆娘第一日隻半價買給他們。

這些人都是附近的相鄰,這幾日豆娘采買的東西沒少在他們這裡買去。

杏枝忙著給客人端送早點,寶嫿見了也湊過去幫忙收拾碗筷,卻聽到那些客人嘀嘀咕咕地說些什麼。

「一看這些小婆娘就不會做買賣,這才起步的生意還是路邊的買賣,哪裡有買新桌椅的?人家吃的就是老字號,她卻生怕人不知道她是初來乍到的……這桌椅在路邊經不起幾日風吹日曬,便要褪色了……」

寶嫿聽在心裡,亦是有些疑惑。

待早上這些零零散散的人散去後,來往過路的人雖有好奇地往這兒張望的,但肯過來坐一坐嘗個鮮的卻不多。

寶嫿見豆娘卻仍沒有閒下來,「豆娘,你怎又準備了這麼多豆花?」

豆娘笑說:「待會兒你就知道了。」

寶嫿見她忙得冒汗,替她擦了擦,過會兒卻來了一群人。

那群人穿著流裡流氣,為首的王大便是生得一副十分唬人的樣貌,光是往那兒一杵,便很是唬人。

杏枝起初都還以為他們是來找茬的,沒想到王大卻伸手就跟豆娘要錢。

「你上回說我今日過來拿錢就多給我五文錢,可不是來騙我的?」王大聲音粗啞,說話還跟個鐘一樣頗有些炸耳朵。

豆娘笑說:「這些桌椅今日客人用得甚是滿意,我呀也高興,直接給王大哥你湊個整,再多給你五文錢,總共十文錢。」

王大狐疑地看了她一眼,還以為這婆娘腦子壞了。

這幾日豆娘去買桌椅的時候,正好碰見王大要出手一批新桌新椅,這新桌椅數量不多,大飯館裡不夠,小飯館裡也還嫌貴。

偏偏豆娘這個擺早點攤的,挑來挑去避開了那些物美價廉的舊桌舊椅,直接選用了他這全新的桌椅,還承諾晚幾日過來拿錢,就多給五文錢。

這王大從來都是地頭蛇一樣的人,哪裡會怕豆娘敢不給錢?

是以王大這天還帶著幾分找茬的心思過來,沒想到豆娘爽快答應給他,還多給五文錢?

王大聞到一股豆乳的香氣。

旁邊豆娘正在調製醬料,香氣結合起來,竟叫人大清早上肚子裡也嘰嘰呱呱。

王大眼珠子一轉,見兄弟們吃的香,正打算吃個霸王餐賴一賴這小婆娘,卻沒想到豆娘放下手裡的東西,神神秘秘將他拽到一邊,「王大哥,我正想同你商量個事情……」

「什麼事情?」王大臉往下一拉,心想她該不會又給不出錢了吧?

豆娘卻說:「我瞧你是個仗義的兄弟,這才信得過你,想要和你合計一件事情……」

豆娘同王大說,她這攤子才剛剛開業,很不景氣,王大以後帶一次人過來到她這攤子上吃豆花,她就給王大一文錢。

王大挑眉,「還有這等好事?」

他這個人就是個地頭蛇,別的沒有,就是認識的各色人多,一個人一文錢,兩個人兩文錢,那他這一天下來空手就能賺不少了。

豆娘笑說:「今天這頓也算,待會兒看結賬有幾個,下回王大哥你來我這兒拿錢,豆娘我說話算數。」

她說著就把上回桌椅的錢給了他。

王大一掂量,還真是她說的那個數!

豆娘那一鍋豆花和蒸籠裡準備的早點都下了王大那一批人肚子裡去。

等他們都走了之後,豆娘才清點了銅錢,放進貼身的腰包裡。

「嚇死我了豆娘,我還以為他們是來找茬的呢!」杏枝拍著胸脯,害怕得很。

豆娘笑說:「這一任府尹是個清廉肅正之人,便是地頭蛇也要收斂三分。」

寶嫿卻還疑心道:「母親方才是說,他帶來一個人吃豆花,母親便要給他一文錢?」

豆娘說:「是啊。」

「可是豆娘,咱們這豆花三文錢一碗,除了成本,豆娘你的辛苦費不就賠裡麵去了。」杏枝急得都要冒汗。

「傻孩子,他認識的人隻怕三教九流都有,但那些人江湖上跑著,一碗豆花哪裡能填飽肚子,少不得還要點別的。」

這利錢自然就又從別的地方賺了回來。

「不過這也不是最主要的,最主要的是,王大這個人昨日與他交談時,我便發覺他雖頭腦簡單,可卻有一身蠻力,這才在這一帶是個霸王……」

豆娘又撈了三碗豆花出來,撒上了料,同寶嫿和杏枝坐下,一邊吃一邊道:「他為人頗是仗義,既能從我這裡白白賺走了銅錢,便是再不仗義,他也不會讓人滋擾這一塊的。」

旁得不說,他隻隔三差五地在這裡露個臉,就是個不好惹的活招牌。

這麼一連串地牽扯下來,寶嫿才發現,豆娘她從買桌椅的時候就已經算計得清清楚楚。

包括讓王大今早上來這兒拿錢,也是料準了王大會有吃霸王餐的念頭,先叫他兄弟們坐下點了食兒下肚,之後再拉著王大商量一筆長久的交易,竟將這王大吃得死死的,吃完之後又立馬催著兄弟掏錢。

「唉,豆娘你說慢點,我腦子轉不過來了……」杏枝聽得眉頭直皺。

豆娘她說話語速向來溫柔緩慢,可偏偏一不留神,等她說完之後,就好像已經繞過了十八個彎子一樣,叫杏枝聽得暈頭轉向。

豆娘笑著對寶嫿和杏枝道:「待會兒今天早點收攤,母親帶你和杏枝一人買一身衣服慶祝慶祝。」

寶嫿看著她的目光都忍不住微微崇敬。

就像豆娘說的那樣,有她在這裡,天好像都不會塌下來。

誰也不知道豆娘身體裡藏了多少力量。

豆娘收攤帶著寶嫿回家之後,便發覺寶嫿頗有些心不在焉。

「今天母親給你買的衣服還喜歡嗎?」豆娘問她。

寶嫿點了點頭,卻終於忍不住問道:「母親,我真的是你的孩子麼?」

她真是怕,怕自己又認錯了母親。

可前麵的那些人認錯也就算了,但豆娘這樣的好,要是也認錯的話,寶嫿少不得要傷心很久。

豆娘唇角噙著溫柔的笑意,目光柔柔地看著寶嫿,「你怎麼會不是我的孩子呢,母親再也沒有第二個像你這樣好的女兒了。」

寶嫿被她這麼誇讚,微微害臊,「母親莫要這樣誇我,我要是有母親一半的聰明就好了……」

雖然現在還不知道豆娘半年之後要做什麼,但寶嫿心底幾乎都能確定下來,豆娘她是個很厲害的人。

和寶嫿……一點都不一樣呢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