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拯救男主8

夜風微涼,風始,風弱。

烏雲遮月,無光,無影。

月亮灣,整個別墅群,都朦朧地籠罩在,夜晚的黑暗裡,燈光變得忽明忽暗,裡麵傳來了尖叫與笑聲。

天幕已降,複仇來臨,綿綿恣意,無絕無期。

此恨無休,隻等送爾歸西。

夜風帶來一絲異樣的聲音。

「怎麼有尖叫聲?」湯露側耳聽。

他們已經走出很遠了,依稀還能聽到那邊,有狂歡的尖叫和女人笑聲。

尖叫……

這笑聲也……

不太對勁啊。

「沒事。」黑暗裡,楚寒堅定地帶著湯露走,「他們在玩遊戲吧。」

複仇者的遊戲。

天太黑了,湯露看不清路,但信任楚寒,任他帶路。

隻是,她看了看手裡的一根,不知從哪兒拽出來的柳條,一頭楚寒握著,一頭他讓湯露握著。

湯露:……

她捏著那條枝,邊走邊使勁地甩。

黑暗的夜色裡,甩了一會兒還不停,楚寒回頭看了她一眼,「別亂動,我們不能太久接觸,對你不好。」他是因為有陰魂珠,可以將身上所有的陰氣,收入到魂珠內。

離得近些,沒有關係,但若長時間接觸,對人不利。

這就是陰陽相隔,最大的阻礙。

人,終究是活在陽光下,生下來就有一口陽氣,當陽氣不在,人也死翹了,每個人死前,都會吐出最後一口陽氣,能感覺到全身發冷,然後離開人世。

所以陽氣就是生機,對人的重要性,不言而喻,那等於生命!

人是不能久居陰地,會生病,會斷生機。

何況是與鬼生活在一起,那是會折壽的,哪怕楚寒有陰魂珠,可以最大程度收斂陰氣,但也不能碰觸他太久。

湯露:「道理我都懂,可拽著柳條走,我不可……」

普通人鬼,是不能接近,更不能生活在一起,養鬼的那些人,不是折壽就是短命,要麼死於非命,沒一個好下場。

可湯露不同啊,她有仙果,吃一顆就可以補益陽氣了!

而且她的體質,很能抵抗陰氣,根本不怕的!

可楚寒不這麼認為,哪怕他答應和她在一起,也極為克製,對她也極有分寸,就算她再撒嬌耍賴,也堅決掙開她,把柳條塞到她手裡,「握著,不許撒嬌!」

湯露隻能不情不願地捏著條枝,哼哼唧唧地跟在他身後晃蕩,被他帶著往前走。

還使勁地將柳枝往後拖,「你慢點啊……你慢點走……」

偶爾柳枝上的力道會微微一緊,將她往前拽,催促她快點,別鬨。

「楚寒……」她把那個寒字,念得千回百轉,在夜色中,嬌聲撩人,又奶又媚。

前麵走的人聽著不作聲。

湯露心裡一哼,邁著小碎步跟在後麵,小聲地念:「楚寒哥哥,你真帥……」

前麵的人腳步不停,但想回頭,卻沒回。

「……眉毛鼻子眼睛,全都是我喜歡的樣子。」

發緊地柳枝,果然沒有再繼續拽她了。

「哥哥你的眼睛是星星……閃閃發光勾人魂。」

「哥哥你的腹幾是丘陵,一不小心摔裡麵……」

「哥哥你的身段是春水,腰細腿長翹pp……」

「哥哥,你英俊威武……」

「哥哥……你的腰真有勁兒……」

湯露無聊地在夜暗裡亂誇一通,如果她沒記錯的話,男主可最喜歡聽她誇誇了。

一誇他就心花怒放,就會寵她愛她了。

果然,前麵終於傳來聲音,有一絲落寞:「那都是我生前的時候……」

湯露:……

係統:「噗……」

一誇他就承認,這可真……

就是這話,普通人聽了,會嚇死。

……

月亮灣這裡有些偏僻,周圍是別墅區,離郊區很近,卻遠離市區。

走了一會兒,「我們怎麼回去啊!」湯露搖著柳枝。

「坐車。」楚寒領她到了一個十字路口,這裡有路燈,光線暈黃,他把枝條拿了下來。

湯露習慣性地要將小手放他手心裡,讓他握著。

結果剛一碰到,楚寒就躲開了。

楚寒警告地看了她一眼,「說好了,每天隻能碰一次。」

也不管旁邊一臉泫然若泣,假哭的人。

她那點伎倆,他一目了然。

湯露收回了癟嘴,嘟著臉看著光禿禿的郊區大道,月亮灣這裡晚上都沒幾輛車。

「這邊能打著車嗎?」她伸手撩了下長發,風吹起了她的裙擺。

十字路口。

不遠有一個男鬼,直勾勾地盯著湯露。

鬼中也有色鬼,有的男鬼見到漂亮女人,也會跟著人家。

不過那男鬼在看到楚寒的時候,嗖地就化成了煙,跑了。

楚寒臉上一層黑霧,那是鬼厲之麵,瞬間又恢複了,他側頭看了看湯露,走到她身後,小心伸手,一點都沒有碰到她,隻是伸手將她蓬鬆的長發,輕輕順在背後。

湯露乖乖地站在他身前,任他給自己整理頭發。

他細心地將她耳邊的碎發,也輕輕在她耳後掖好。

弄得湯露耳朵癢癢的,她眯著眼睛,特別舒服。

楚寒整理了好一會,把她每一根頭發都乖順了,他才收手。

路燈下,湯露側過頭,衝他嫣然一笑,美成了一副畫。

「楚寒,我喜歡你對我這樣,我想抱抱你。」她先嘴甜,再提要求。

「不行。」

楚寒一邊對她溫柔至極,一麵又十分固執無情。

湯露當著他的麵,抬起腳上的高跟鞋,一腳踢飛了一顆小石頭,對他發泄不滿。

楚寒對她的抗議,毫不動搖,麵不改色。

湯露對係統抱怨道:「真是旱得旱死,澇得澇死……」之前的世界,男主碰她太頻繁,她不喜歡,可這個世界,男主不碰她了,可是她……他越不讓她碰,她怎麼就越想碰他,還想逗他呢?

係統:「……宿主,你已知情滋味,已嘗過仙樂,當然會想了……」

湯露:「我覺得你,在開車,但我沒有證據。」

楚寒帶她來到十字路口,站在那兒。

湯露還以為他在等車呢。

還想說,這鳥不拉屎的地方,哪打車啊?有錢的車庫好幾台,窮人也不會來這邊。

就見楚寒他從懷裡取出了一遝長形黑色錢狀的東西。

湯露看著,看著……

這錢怎麼,不是粉紅色的呢?

然後她看到他,拿出了打火機,一點。

那黑色的錢開始著了。

著火才發現,那錢不是黑色的,而是錢上布著一層黑色的陰氣。

隨著陰火一燒,剛燒完。

一台黑色的途昂,就出現在十字路口,無聲地停在了她們麵前。

湯露唇驚訝地微微張開,「這……」

這車是憑空出現的嗎?

車裡麵昏黃的燈,司機坐得筆直,臉色死板,皮膚灰白。

湯露:……

她扭頭:「楚……」

然後就看楚寒打開了後車門。

「上車,這邊不好打車,就讓他載我們一程。」

湯露立即閉上了嘴,咽了一口口水,她看到那個司機,脖子一扭一扭地轉過來,衝著她,露出怪異地向笑。

她立即打了個冷顫。

那倒不是怕,而是,她坐過無數陽間的車,還是第一次,坐陰間的車呢。

……真刺激。

有楚寒帶著,湯露很快上了車。

坐下後,她就在車內四處看,發現,跟陽間的車一樣啊,而且觸感也一樣。

隻是沒有聲音,特別安靜。

前麵那個司機,看著全身骨頭僵硬的樣子,一見就知道,不是陽間人。

而且,陰間的車裡麵,溫度確實偏低,有涼意,這可是夏天呢,剛才走了一會,她還出了點汗,現在就像坐在了空調房,而車內並沒有開空調。

車子已經出發了,卻寂靜無靜,挺詭異的,她能看到車窗外,無數景色在倒退,確實在行進中。

湯露擋住嘴,小聲問坐在旁邊的楚寒。

「原來,那……錢,真的能用啊。」

原來,燒給陰間的錢,真的能在陰間花啊?

楚寒坐在那兒,刀削的側臉,沒有看她,隻淡淡道:「很多錢,是不能用的,隻有存進天地錢莊的錢,才能叫來陰間的服務。」

他用的也不是陽間燒得那種紙錢,而是正規的從天地錢莊裡取出來的錢,那錢上有一層陰氣覆蓋,陰間行走的鬼物,隻認這個錢,陽間燒得那些,實際能到陰間的,百不存一,都是亂畫亂印,陰間用不了的。

湯露真是長姿勢了。

「那,這個……車,能送我嗎?」陰間的車,送陰間的鬼,她一個活人,也能坐嗎?

不等楚寒回答,前麵的鬼司機,就毛骨悚然地笑了起來:「小姐,不要害怕,我也偶爾會載載陽間的客人,晚上隻賺點陰幣花花,不會害客人的命……」

那聲音,非常詭異,一出聲,車內都涼了好幾度。

嚇人是真嚇人。

人有人道,鬼有鬼道,人有世界,鬼也有世界。

陰陽兩界,就是兩個世界。

互相看不到彼此,互不乾擾,才是最好的。

楚言看向旁邊花容月貌的女孩。

她是這車裡,唯一的色彩,那麼鮮豔,那麼明亮,那麼美好,那麼生動。

鬼,最向往人的世界。

陰暗裡的生物,最向往的,是光明。

所以,他害怕自己,被鬼性迷失,會傷害到她,才會定規距,定尺度,才會不敢肆意地靠近。

有楚寒在身邊,哪怕他一個字也不說,人坐在這裡,湯露膽子就大了,不但敢坐鬼車,還敢跟鬼車司機聊天,她好奇問道:「那你們賺到了錢怎麼花啊?」

那鬼司機「桀桀桀」地笑了聲,從車鏡望了眼後麵盯著他,眼睛漆黑的楚寒,笑聲戛然而止。

雖然他嘴上說,不害人性命,也會拉幾個喝醉的陽間的人,但是鬼性,乃是最惡劣的,有著最大的惡意和嫉妒心,是人的百倍放大。

雖不是惡鬼,但捉弄人在所難免。

鬼與人一樣,欺善怕惡,它們雖然同是鬼身,但也怕比他們強大的鬼物,看到厲鬼,都躲得飛快,他看出來,今天叫車的這位,絕不簡單,那一身陰氣,雖然收了起來,但能感覺到,這位拿天地錢莊的錢叫車的,就算不是隻厲鬼,也是極其厲害的鬼物,大概一隻手就能讓他灰飛煙滅的那種。

那是種來自靈魂的威脅。

而且,讓他更感興趣的是,他居然帶著一個女人,坐鬼車。

這還是他第一次遇到,而且這個人,還是個美女,這美女和他還十分親昵,也知道她旁邊的不是人。

人都是懼怕鬼的。

但這個女孩不一樣。

雖然動作間沒有什麼接觸,但眼神,那女孩,說一句話,就要回頭看旁邊男鬼三次,那神情流轉,自然又嫵媚,仿佛對方是她的心上人,有著毫無避諱的愛意。

使得這本來有些涼的陰車裡,都快冒,粉紅色的泡泡了。

他這可是輛開往陰間的車啊。

不是婚車!

而那位鬼厲,除了盯著自己,就是管著旁邊這個無比好奇的美女。

「別碰車窗。」

「別掀裙子,熱也別掀。」

「不行!」

「離遠點!」

「嘶,你乖一點,老實坐著。」

鬼司機:……

這是帶了個女娃娃嗎?怎麼跟他活著時候管女兒差不多了。

「司機大叔,你說啊,你們的錢怎麼花用?」女孩好奇地問他。

鬼司機可不敢亂說話了,回道:「人有人的尋樂法,鬼也有鬼的消遣處,說出來你不信,鬼也要吃東西,而且地府可比人間苛刻多了,走一步都要錢,地府裡的窮鬼,比人間還多……」特別難混。

要不怎麼說,鬼向往人間呢,地府那種惡劣的地方,比人間差遠了,如果人間是青山綠水,那地府就是窮山惡水,誰不想好過點,可沒有功德身,別想投人胎,他每天起早貪黑,賺點錢,就想早日去投胎。

人的日子,可比鬼好多了。

楚寒製止了湯露好奇,貼窗看的行為。

開口問鬼司機。

「最近,有什麼大事?你有聽過陰魂珠的消息嗎?實話實說,有用消息,不會虧待你。」

陰魂珠,是凝他陽身的寶物,否則他根本沒有實體,但他得到的隻有半顆,並且他發現,他正在不斷地吸收著這枚陰魂珠裡的能量,他並不清楚,為什麼陰魂珠能被自己吸收,但半顆實在太少了。

若是以前,哪怕沒有陰魂珠,他也毫不在意,人已死,就算凝成了陽身,又有什麼用呢?他的理想,他的人生,他的家人、朋友,一切都沒有了。

可是現在,他有了目標,他要多的陰魂珠,他要凝成實體,至少要維持幾十年的時間。

之前一直不積極的事,也變得積極起來,他開始計劃,開始注重自己維持人型,開始想著以後。

全都是因為,他有了,想要一直保護的人。

守護她,讓她看到自己,讓她能擁抱自己,讓她感覺自己是同類,而不是看得見摸不著的虛影,讓她知道他能陪她很久,讓她,和正常的女人一樣,擁有一切想要的。

他為此而努力著,怒力讓自己活在陽光下,所以哪怕,搶奪陰魂珠有危險,他也要不惜一切代價。

鬼司機,畢竟是司機,陰陽兩界行走,消息最是靈通。

「嗬嗬,出事嘛,我聽說,鎖龍塔那邊出現了很多陰鬼,陰陽兩界,有點能耐的都知道,龍塔下鎮壓著什麼,那幾個從黃泉逃出來厲鬼,聽說想把塔炸開……」

龍塔下麵,可是鎮壓著黃泉路。

多少死了的鬼,要從塔下進。

每個地域都有個地方,通黃泉路,附近的鬼死了都要被鬼差拘到那地方,進入黃泉。

各地域的黃泉入口不同,有的是山,有的是河,有的是墓,還有的是普通民宅。

本市,那就是鎖龍塔。

「幾年前,那幾個從黃泉跑出來的厲鬼,被陰陽兩界追殺,個個如喪家之犬,不知道躲在了什麼地方,現在這幾個終於有動靜了。」幾個厲鬼在陽間掀不起大風浪,身上的黃泉氣還在,很容易被逮到,這樣躲下去,遲早有一天,會被兩界發現,可是,若將此地進入黃泉的入口給炸了,無數陰物湧進人間。

人間淪為地獄,那想抓它們可就難了,而且那時候,黃泉兩界都要大亂,哪還有精力逮他們。

「陰魂珠的消息呢?」楚寒淡漠地問。

隨著他說話,指尖又出現了,一遝的天地錢莊陰幣。

那厚度,攤開就是把扇子,麵額還極大,那鬼司機都流口水了,這個男人可真有錢啊!

楚寒取了三張,這次沒有燒,而是直接扔在了前麵的副駕座上。

鬼司機舔了舔嘴巴:「陰魂珠啊,我聽說,有七隻厲鬼,從黃泉逃到人間界,帶出了四顆陰魂珠,有一顆碎了,被人奪走,還有三顆,他們想要用陰魂珠的力量,打開鎖龍塔,但不知道什麼時候動手,嗬嗬。」

湯露眼睛一會兒看向楚寒,一會看向鬼司機。

陰魂珠?

鎖龍塔?

黃泉路?

當然,這些不是她一個陽間的人,能阻止的。

但她知道,陰魂珠對楚寒有莫大的好處。

對別的鬼物來說,這是黃泉的至寶,可讓魂魄擁用軀體,行走人間。

但是,係統說過,楚寒能夠吸收陰魂珠中的力量,彌補靈魂,他的靈魂是極強的,需要的能量也是極大的,而陰魂珠,恰好就是龐大的能量體。

非常適合靈魂吸收。

畢竟叫陰魂珠嘛。

有四顆?如果都拿到手,是不是就能修複好男主因死而複生損失掉的靈魂能量?

「到了!」

陰間的出租車,又靜又穩又快。

在黑夜裡,無聲地停在了雲頂公寓的門口。

此時,時間已近晚十點。

4幢公寓亮著燈的隻有三個,與其它的公寓樓相比。

那真是,鬼氣森然,人跡罕見,看著就瘮得慌。

楚寒先下車,她不讓湯露隨便碰陰車,幫她打開車門,才讓她下來。

那鬼司機,慘白著臉,露出詭異的笑容,「謝謝惠顧,陰間車號1444,歡迎二位下次光臨。」

說完,回過頭,車很快無聲地駛進了夜色中,無影無蹤。

「1444……」這車號,確實不適合人坐。

坐上去,不就要死了嗎?

「走吧,你十點不是要睡覺嗎?」楚寒一本正經地道,可連她的作息都掌握得一清二楚。

她每天準點十點躺平。

「好啊,那你今天別住在隔壁了,我那裡,兩間臥室呢,分你一間,好嗎?」湯露開始誘他進門。

之前那些天,他不但不出現在她麵前,連她的門都不進一步。

買東西隻掛在門上,還禮貌地敲兩下,提醒她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