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鉛筆小說網>曆史軍事>替身受假死之後> 第79章 十多年前的救命之恩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79章 十多年前的救命之恩

秦舟從衣櫃裡拿出一件灰色大衣穿上,「你買給我的衣服,都和沈修竹身上的一模一樣。」

衣櫃裡的這些衣服都是同一個牌子的,沈修竹也喜歡這個牌子。

秦舟對著全身鏡整理了一下大衣,又注意到旁邊的櫃子裡,放著幾瓶香水。

「每次你都買那麼多香水,可是我不用香水,是沈修竹喜歡香水。」

「還有眼鏡。」秦舟從抽屜裡拿出一副細邊框眼鏡戴上,「我不近視,是沈修竹才戴眼鏡。」

「在床上的時候,你也喜歡遮我眼睛。」秦舟靠在衣櫃邊,推了推眼鏡,輕聲道:「是因為我的眼睛不像他,所以你要把我打扮成他的樣子嗎?」

秦舟笑了起來,問道:「那現在呢?我像他嗎?」

他現在穿著和沈修竹一樣的外套,戴上了眼鏡。

賀煬望著眼前的青年,緩緩靠近,指尖也貼在了青年臉邊輕輕摩挲著,低聲道:「不是。」

「這個牌子是媽媽留下來的,現在是舅舅在打理。」賀煬動了動指尖,摘下了眼鏡,「舅舅每年都會送新品過來,香水也是一個係列的。」

V牌每年都會出一批限定新品,他都是讓舅舅直接送過來。

偶爾V牌也會做香水什麼的,他看到了也會買回來。

V牌的香水做得比較少,最熱門的一款就是雪季森林。

賀煬將眼鏡放到旁邊,「沈修竹的衣服,應該是他自己買的。」

每年的限定新品就那麼幾款,沈修竹想買的話也是能買到。

「我沒有把你打扮成別人。」

賀煬伸手,指尖貼在了青年眼角處。

「眼睛很好看。」

那雙好看的桃花眼裡,每次都是濃濃的愛意。

那五年的時候,他不想去回應這份感情。

用領帶遮住之後,就看不到了,藏起來了。

隻不過後來,那些愛意全都消失不見,再也找不回來了。

賀煬俯身下來,嘴唇貼在眼角,輕輕碰觸。

賀煬一點點親吻著,一手捧著臉,慢慢從眼睛親吻到臉邊。

秦舟閉上眼,感受到男人溫熱的呼吸落在了自己臉上。

直到男人的親吻停下來後,秦舟睜開眼,問道:「那接吻呢?」

以前的時候,他們很少接吻。

就算是在床上情動,他去索吻,最後也會被拒絕。

「接吻是很私密的事情。」賀煬的聲音還有些低啞,掌心搭在青年側頸處,臉貼臉的碰觸著。

「是要和喜歡的人接吻。」

賀煬望著懷裡的人,低頭,吻在嘴唇上。

賀煬親吻的動作很輕,嘴唇貼嘴唇的靠在一起。

青年的嘴唇很軟,也沒有拒絕。

賀煬慢慢伸出舌尖,一點點加深這個吻。

剛開始,賀煬接吻的動作還很輕柔。

可到了後來,溫柔的接吻逐漸變得有些失控起來。

「不喜歡的事情,可以告訴我。」賀煬喘著粗氣,胸膛上下起伏著,掌心也從青年的衣服下擺裡伸了進去。

賀煬貼在青年頸窩處,聲音沙啞:「不喜歡蛋糕,不喜歡戴眼鏡……都可以告訴我。」

不喜歡的事情,他不會做。

「宴宴……宴宴……」賀煬在青年耳邊一遍遍喊著。

衣服一件件掉落在地上,溫熱的身軀靠在一起。

等到這場激烈的情事結束時,已經是傍晚了。

秦舟趴在床上,還沉浸在歡愉中。

賀煬貼過來,低頭吻在青年肩膀上。

此時,青年後背已經全是吻痕,不過賀煬還是繼續在肩膀上留著新的痕跡。

秦舟被親得有些癢,動了動身體。

賀煬換了個姿勢抱住,又湊到青年臉邊索吻。

秦舟沒了什麼力氣,被賀煬親的時候,稍稍推了推身上的人。

「賀煬……」

不過秦舟才剛開口,嘴唇就被堵住了。

一吻結束後,賀煬緊緊圈住懷裡的青年,低頭貼在青年臉邊蹭著。

秦舟還睜著眼,直到慢慢緩和過來後,抬頭,突然問道:「你以前是不是喜歡他?」

賀煬反應過來青年說的是誰,回道:「沒有。」

秦舟眨了眨眼睛,說:「你對他的態度不一樣。」

賀煬沒有應聲。

過了好一會,賀煬才回道:「他身體不好。」

秦舟點了點頭,敷衍道:「對,他救過你,幫你擋過刀,你要照顧他,然後照顧一輩子。」

賀煬皺眉,說道:「他是救過我,已經還清了。」

秦舟問:「都是救過命的恩情了,怎麼就還清了?」

「他是救過我,我也救了他。」賀煬靠在青年頸窩處,低聲解釋著。

十多年前的綁架案,確實是他和沈修竹一起被綁架,隻不過事情經過沒有報紙上說的那麼誇張。

那時候賀家和沈家關係好,他也經常帶沈修竹出去玩,然後就被綁匪盯上了。

當時他們兩個從倉庫裡逃出來,兩人身上都受了刀傷,掉進海裡。

剛開始是在海上的時候,是他照顧沈修竹,後來就是沈修竹照顧他,兩個人輪流來。

等到警方找到他們的時候,剛好他昏迷過去了。

於是所有人看到的,就是沈修竹照顧他的那一幕,都默認是沈修竹救了他。

獲救之後,他和沈修竹在醫院住了很久。

不過沈修竹的身體本來就體質差一些,所以住院時間也比他稍微長一些。

也因為沈修竹的住院時間很久,外麵那些記者開始寫文章,說沈修竹在綁架案裡幫忙擋刀,得了一身的病。

外麵的那些報道越來越誇張,媒體一直在宣傳「鄰家弟弟犧牲自己救了哥哥」,所有人都在稱讚鄰家弟弟。

就連賀家的長輩,也都是一遍遍的告訴他——

「要對沈修竹好一點,他救了你。」

「修竹身體不好,你多讓著他。」

「以後要好好照顧修竹。」

他也確實按照長輩的願望,照顧沈修竹。

就連後來沈家出了事,他也幫忙扶了一把,等沈修竹出國投奔親戚後,兩人就沒了聯係。

直到後來他生日的時候,沈修竹回國,這才有了交集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