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首日(十五)

「噗咳咳咳咳咳——!」

南桂城巫廟,少司命娘娘殿,或者說,九千九生生怨母殿內,李朝霜猛地噴出了一口血,身體一歪,跌坐在地。

「大人!」石青喊道,衝進殿中。

以她的視角,隻看到李朝霜在神龕前站定,然後突然倒下。

那一刹,九千九生生怨母真身上破滅消失的靈光,一步步逼近的小鬼們停下的腳步,和楊婆突然一震,然後倒下的身體,她都不曾注意。

石青扶起李朝霜,隻覺得這具失去了主人掌控的身體,反而比她背起他爬山的時候更輕,仿佛剛才一瞬間,有什麼更深處的東西,從這具身體中泄露了出去。

她手上一頓,但不等她猶豫,大地開始震動,整個殿堂搖搖欲墜。

石青扶著李朝霜就向殿外跑去,兩人剛跨出門檻,這座莊嚴大殿,竟在他們身後轟然倒塌!

「楊婆……」

石青回頭,掃了一眼,念了一句,哪怕剛才楊婆一席話讓她憤怒不已,但她還記得那個曾給她許多幫助的主祭。

然而這樣的惆悵不曾維持多久,大殿倒塌後地震就停了,可她尚未站穩,又給異人老爺的變化嚇到。

——他在咳血。

李朝霜那身衣物和金飾,在群鬼環繞下,本就顯得流光溢彩。但此刻,他耳下吊墜、胸前金鏈、手鐲到腳鐲,等等等等,都陡然爆發出來刺目光亮和溫度。

然後這刺目光亮和高溫,通過嵌入他皮膚內的金絲,一點一點逼入他體內。

一時之間,李朝霜皮膚上的金紋光亮,甚至透過衣物,散發開來,於是這些光亮直接變成點點金光,離開他身上,向周圍逸散。

石青還扶著他,大半金色光點都撲到了她身上,隻是一個呼吸,她不僅像是之前進入了巫廟福地那樣,寒氣驅散,渾身一暖,還感到自己氣血瞬間充盈,過去習武、流浪、鬥毆、操勞留下的暗傷,像是給熨鬥燙過的舊衣服,在吞吐間變得平整又乾淨。

這樣一來,她如何不知這金色光點會給人帶來莫大好處?卻無暇關心自己情況,因為在金色光點的彌補之下,異人老爺臉色卻開始透出青色。

直接虛不受補了嗎?!

這樣的大人物在身邊隻有她的時候出事,石青簡直不敢想象自己下場會如何。

好在這時候,異人老爺雖然呼吸急促得叫人懷疑下一刻就要暈厥過去,但還是掙紮用後一分力氣,伸手進懷中,摸索出一個藥瓶。

藥瓶剛拿出,他手一顫就摔了下去。石青眼明手快接住,另一隻手抽不開,便直接用牙齒去咬瓶塞,拔了一下,竟然沒有拔動。

直到李朝霜自己伸手去拔,才成功拔開。

「吃多少?」

石青問。

李朝霜不言,倒出半手掌滿的藥丸,直接往自己嘴裡塞。

石青看著都噎得慌,偏偏這位嬌弱無比的病美人,吃藥比常人喝水還快,不經咬碎,直接將十幾顆藥丸吞咽下去。

石青期待這絕非凡品的藥丸,發揮出立竿見影的效果,然而,就像那對她而言像十全大補丸,對異人老爺卻毛用沒有的金色光點一樣,這些藥丸,好像一點效果都沒有。

眼見李朝霜眼睛都要閉上,石青十分想哭。

……糟糕了,李朝霜渾噩中想,每次都是靠別人將我拉出鬼門關,自己一個人要怎麼掙紮,他好像已經不會了啊。

小鳥兒雙頰泛紅的臉從開始混亂的思緒底下浮現,緊跟其後的,是今朝的日出。

堅持一下,堅持過這一輪。

……他真的可以嗎?

石青正束手無策,突然見到異人老爺張開嘴,聲音氣若遊絲,卻很清晰地問:

「方才你說……你並不恨你母親生下你?」

怎麼突然說起這個?石青好怕這是異人老爺回光返照,遲疑了一下,才回答:

「我隻恨她想要殺我。」哪怕如今她完全理解她那時的想法就是了。

「活著是苦,」石青掃一眼周圍礙於金色光點,不敢靠過來的、有著熟悉麵孔的、還在朝她笑的小鬼們,「但有她們在,我總要做點什麼。」

死掉就什麼都做不了了,石青的想法很務實。

「那還真的不太一樣……」李朝霜的眼神已完全渙散,「我要是死了,李氏謝家每年至少能節省下二十萬兩白銀,投入到對大封的鎮守裡去……或者給戰死的巫祝劍客發更多撫恤,好歹是有大泰一年稅收二十分之一的錢呢,能做的事,比讓我活著……」

「你一條命值那麼多銀子就不要死啊!」石青悲憤喊道。

她話音未落,就感到懷中一空。

同時周圍的風從不帶寒意的微涼,變得暖洋洋了起來。

石青莫名明白過來,轉頭一看,就見之前那金發赤瞳的俊朗少年,已將異人老爺接了過去。

魚草沒帶過來,那丫頭沒事吧?鬆了一口氣的她分神想到,又聽金發少年喊:「朝霜,那劍客在哪裡——他對你做什麼了?!」

劍客?

石青不明所以。

然後她眼睜睜見到,已精神渙散的異人老爺,忽然一激靈。

李朝霜都不知道自己怎麼陡然清醒了過來,這個時候他甚至沒注意到自己清醒了過來,隻在心裡大喊糟糕!

以小鳥兒討厭劍客的程度,他的身份絕不可以暴露!

「我沒見到什麼劍客……」除了他自己,這是真話。

「方才我和怨母真身對峙……」確實在對峙,這也是真話。

「然後他突然死了,是心劍砍的……」沒錯,砍死怨母的正是他本人,但這個不用說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