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鉛筆小說網>曆史軍事>寫心流年> 第589章 半生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589章 半生

楊雷的話無疑是給了顧銘當頭一棒。他猛然清醒過來。時至今日,風雪還在承受病痛的折磨。而最可怕的是,她不願見他,他沒辦法陪伴她、安慰她、鼓勵她。所有的痛苦都被她柔弱的雙肩扛了起來,而他卻在她最痛苦的時候,和其他女孩子談戀愛。

顧銘承認了楊雷的說法。因為他心裡一如既往惦記著風雪,但他沒辦法照顧她。埋在他心靈最深處的愧疚折射到了木緣沂身上。

所以他愛的人至始至終都是風雪?無論韓貞還是木緣沂,都是風雪的替代品?

所以淪陷於世俗的人,都在不經意間變成了自己最討厭的人?

顧銘忍不住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。

木緣沂還在病房裡躺著。雖然手術很成功,但她的胃被切除了近半,短時間內不能吃飯,連喝水也不行。她的左手永遠插著針,一滴又一滴的營養液源源不斷輸入她的體內。

吃飯並不是補充人體能量、維持人體機能正常運轉的唯一途徑,在某些必要的時候,經過合理配比的營養液能替代食物的作用。

但這隻是暫時的。人總歸要吃飯,長期輸液隻會導致人體機能逐步衰弱。

木緣沂打了一個嗬欠,昏昏沉沉說道:「顧銘,這都三天了,我還要住院多久啊?再這樣下去,我感覺全身都生鏽了。」

顧銘微笑道:「我問過醫生,再過兩天他就給你做複查,如果你的身體沒有問題,就可以簽出院單子。」

木緣沂沮喪道:「不知道為什麼。以前我覺得兩天眨眼就過去了,但現在感覺每天都漫長得不得了。」

顧銘道:「因為你以前在工作,認真工作的人總是容易忘記時間。現在不一樣,你躺著不能動,當然感覺時間長啊。」

木緣沂咬著嘴道:「這種時候你應該安慰我,而不是對我講這些亂七八糟的道理。」

顧銘點頭道:「不管多久我都陪你。」

木緣沂開眉道:「這還差不多。」

顧銘道:「等你出院後,我就陪你去見你的父母。」

木緣沂驚訝道:「你說什麼?」

顧銘道:「去見你的父母啊。」

木緣沂澀聲道:「我和你說過,我早被家裡人遺棄了。我不想見到他們,他們應該也不想見到我。」

顧銘沉聲道:「不管你們想不想見到彼此,我和你都有必要去見見他們。」

木緣沂問:「為什麼?」

顧銘認真道:「身體發膚,受之父母。無論他們對你好不好,都改變不了他們給了你生命的事實。在這世上,不管對誰而言,婚姻都是人生大事。我們結婚之前,至少見見彼此的父母,和他們好好商量一下。」

顧銘的話明顯遠遠超過木緣沂的預期,她完全怔住了。

顧銘皺眉道:「緣沂,你怎麼了?」

木緣沂紅著臉道:「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和你結婚的?」

顧銘問:「你不願意?」

木緣沂的臉更紅。她扭捏道:「我也不是不願意。隻不過這太快太快了,就像火箭忽然升空一樣,我還完全沒有心理準備。」

顧銘點頭道:「也是。你現在的年齡適合談戀愛,還沒必要考慮這麼遙遠的事情。」

木緣沂嘟著嘴道:「說得你好像比我大很多一樣。」

顧銘道:「你親口說的,我這個年紀的男人,哪怕明天結婚也不足為奇。」

木緣沂思忖道:「你這麼說好像也沒什麼問題,但我總覺得奇怪。」

顧銘問:「哪裡奇怪?」

木緣沂直視顧銘。她沉吟好半晌才試探道:「你忽然做這個決定,是不是想向我證明什麼?」

顧銘平靜道:「你我之間還有什麼好證明的?」

木緣沂遲疑著點點頭。

顧銘道:「這件事由你決定,我這裡隨時都沒問題。」

木緣沂道:「還是你來決定吧,你說什麼我都聽你的。」

顧銘點頭道:「那就先等你出院再說。在這之前,你有什麼疑問都可以問我。」

木緣沂問:「萬一我爸媽找你要很多的彩禮錢,你給不給?」

顧銘道:「當然要給啊。不管他們要多少,哪怕是一百萬,我也給。」——這句話是昔日阮小馨在電話裡說過的。隻不過那時她看好的兒媳是風雪。

木緣沂質疑道:「你可真是巧舌如簧。你現在身無長物,到哪裡去找一百萬啊?」

顧銘道:「我沒有這麼多錢,卻不代表沒人願意替我出錢。我相信我爸媽會和我一樣喜歡你,他們一定願意出彩禮錢。」

木緣沂道:「我怎麼忽然感覺你變成了一隻吸血鬼?」

顧銘道:「曆史總是驚人的相似。我們現在吸父母的血,未來子女就吸我們的血。」

木緣沂道:「你把這世道說得好生現實。」

顧銘道:「這本就是一個充滿骨感的世界。」

木緣沂問:「那我們結婚後住哪裡?」

顧銘道:「住什麼地方都好,隻要我們在一起就行。」

木緣沂問:「一個家徒四壁的爛房子也行?」

顧銘道:「隻要你不嫌棄,我都無所謂。」

木緣沂道:「你好像非常遷就我。」

顧銘抬手戳她的鼻尖,溫柔道:「你是要陪我一輩子的人。我不遷就你,遷就誰?」

木緣沂偏過頭不說話。

顧銘臉上的笑容也漸漸僵住,最終歸於平靜。

他們都覺得這番對話非常奇怪。

他們都在溫暖的對話裡感覺到了危機。

這種信誓旦旦的許諾,這種幸福未來的憧憬,真的能在三言兩語裡變成現實?

木緣沂沉默之後又問了許多問題,全都是關於他們未來的問題。

她想養一隻貓,因為家裡有貓就不會有老鼠;她想等到二十五歲再要孩子,她覺得那時的她會變得非常賢惠;或許受了大詩人海子的影響,她想要一座房子,麵朝大海,春暖花開;她還想再學一次語文,把她和他的故事寫成人儘皆知的小說,讓所有人都祝福他們。

她的所有憧憬都得到顧銘的肯定回複。

隻待他們走出這個病房,便將成為這個世上最幸福的一對人。

所以他們真的幸福嗎?

木緣沂出院當天,顧銘扶著她一步一步往外走。

暖陽高照的上午,狹長幽靜的長廊,錯誤的時間,錯誤的地點,顧銘遇到了錯誤的人。

顧銘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,他和風雪的再見會是在這樣一個奇特的場景裡。

風俊扶著她往裡走,他則扶著木緣沂往外走。

顧銘看到了他們,他們也看到了顧銘。

時間艱澀到近乎凝滯,仿佛連一秒鐘也被無限細分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