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 9 章

作者有話要說:/br第七章第八章之前寫得不好,所以淩晨修了下,大劇情沒變,細節改動還挺多的。辛苦之前看過的寶寶們再看一次好不好?改了之後我覺得可好了,司空和然然都更可愛了呢,真的不騙你們!看我真誠的大眼睛!

然後要鄭重謝謝大家的包容,愛你們喲=3=本章會掉落99個小紅包哈(o)/~

明天的更新在早上九點哈。hrsize=1/顧然說完,心念微動,又花了10點積分換來接下來的任務提示。

反正他也不打算繼續接任務,還有差不多一千積分,也沒別的用處。

這一次換到的提示是一張地圖,剛好就是他們在的這岩洞。

顧然辨明方向,邁步就朝碧眼朱鸚被鎮壓的方向走去。

「主人,主人……」腦海中,係統還在小小聲嘀嘀咕咕,「你真的不用再考慮一下下嗎?咱們這邊獎勵真的真的很好噢。」

「顧然!」司空鶴站在原地愣了會兒,連忙追上來,「你等等我啊。」

他沉默會兒,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:「我能問問你為什麼沒興趣嗎?」

「沒興趣就是沒興趣。」顧然語氣也變得懶洋洋的,「還需要原因?」

「可是……」司空鶴怔住。

他都不知道該怎麼形容,自己無比絕望,以為自己人生從此永夜降臨,結果發現竟然還有係統這樣的東西存在時,那種突然又滿懷希望的那種激動。

「可是……」司空鶴撓撓頭,見顧然已經走遠,忙快步跟上去,「可是獎勵真的很好啊。」

「但我不感興趣啊。」顧然說。

「那你為什麼又要接受這個任務呢?」司空鶴目光明亮,看著顧然可以稱得上完美的側臉。

披著自己披風的青年看起來,確實沒什麼精神的樣子。

其實從剛才開始,顧然就是這副懨懨的模樣,懶洋洋的,眼睛明明很漂亮,長長的睫毛總是斂著,連同他眼中的光都遮去大半。

司空鶴先前以為顧然是因為受傷,才會沒精神。

現在他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,突然問道:「顧然,是發生了什麼事嗎?」

「沒有。」顧然把披風裹得更緊。

「那為什麼沒興趣啊?」司空鶴不解,「你不是修者嗎?」

「修者又如何?」顧然反問,「就必須要喜歡功法,喜歡修行嗎?」

他笑了笑:「我覺得可沒意思了。」

「但是……」司空鶴才說了兩個字,突然閉上嘴停下腳步。

他看著顧然晃晃悠悠朝前走著的背影,他明白了!

他懂了!

這語氣,這神態,這說話的方式……

活脫脫就是他家小妹啊。

那丫頭在被父母逼著讀書練字,和他一習武強身時候的,不也是這副模樣嗎?!

滿口都是什麼——

「我為什麼要讀書習武?」

「我不喜歡!」

「我就喜歡畫畫,喜歡做漂亮衣服和首飾!」

「郡主如果不能過自己想過的生活,那還叫郡主嗎?」

簡直一模一樣!

隻是他家小妹要活潑許多。

顧然應該也就,十八歲吧?

這種時候不能繼續勸,勸是沒用的,隻會適得其反!

司空鶴心中頓時有了主意,他又快步追上去,臉上笑容重新變得燦爛:「走吧,先去完成這個任務。」

兩人說話間,已經走到岩洞更深的地方。

岩洞開始出現很多分岔口。

顧然自幼就有天才之名,很多東西看一眼就能過目不忘。他毫無遲疑地帶著司空鶴朝前走去,即使遇到分岔口,也連腳步都不會頓一下。

司空鶴難得也沉默下來,乖乖跟在顧然身邊。

一刻鐘後,顧然帶著司空鶴又拐了個彎,兩人現在已經到了地底更深的地方,腳下的路也變得潮濕,布靴踩在上麵,發出「哢哢」的聲音,在安靜的石道裡回蕩著。

「是何人……」他們不需要繼續往前,就聽到一個飄飄渺渺的聲音傳來,「吵醒了老夫?」

「唔。」那聲音似乎也不需要兩個人解釋,沒等他們開口,就自顧自地說了下去:「啊……一千年了,老夫已經足足一千年沒見過活人了!」

司空鶴看看顧然,湊近他小小聲說道:「原來他還會說話的嗎?」

「嗬——」那老者聲音再響起時,帶著點不屑,「你一個築基的小娃娃懂什麼?老夫乃是修行千年的碧眼朱鸚,早已化形,說話又算什麼?!你們修者會的,老夫都會。修者做不到的,老夫也會。你這小娃娃,怎麼連這些都不知道?你是怎麼修到築基大圓滿的?」

「抱歉前輩。」司空鶴雙手抱拳,朝前方恭恭敬敬拱手行禮,老老實實說道:「我從前隻跟著府中師父習武強身,開始修行還不到三個月,很多東西都不知道。」

三個月?!

顧然眼睛猛得眯了眯。

司空鶴開始修行,竟然才三個月?!

三個月,沒有名師指點,隻有那個連他那麼出眾的武修天賦都看不出來的師父指點過,他就這樣修到了築基大圓滿!

這家夥是,大智若愚嗎?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